<var id="b157f"></var>
<cite id="b157f"></cite>
<cite id="b157f"><span id="b157f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57f"><video id="b157f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b157f"><strike id="b157f"><thead id="b157f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b157f"><video id="b157f"><menuitem id="b157f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b157f"></cite>
<var id="b157f"><strike id="b157f"><thead id="b157f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b157f"></cite><cite id="b157f"><video id="b157f"><menuitem id="b157f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b157f"><span id="b157f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57f"><span id="b157f"><menuitem id="b157f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
《一壶阑珊醉荒年》完整版(全文免费阅读)

2019-09-24 20:51:30

凤凰网科技讯 北京时间9月24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▲新书《一壶阑珊醉荒年》上线了
在【欢心屋】这个微~信~公~众~号回复:14即可阅读全书章节

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。

二姐在楼下的花园里等我,七月份的天气,穿着中规中矩的衬衫和中裙,像个中学老师。

柳京在我耳边低嘀咕:‘怎么看你这个姑子就像一个老处女,是不是到现在还没嫁人?’

二姐看了看柳京,脸上没什么表情:"陈妃,我们俩单独谈谈。"

"柳京不是外人。"我说。

"对于我来说,她是。"二姐依然没有表情,在公安局呆时间长了,看谁都像贼,似乎对任何人都充满了敌意。

"对于我来说,她不是?!蔽倚睦镉械闵?,本来就遭遇了连康那个乌七八糟的事情,现在他家人突然跑来,没有一个人给我好脸色看,我有什么道理要默默承受这一切?

柳京在我们身边的长椅上坐下来,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,二姐见状也只好作罢。

“说说吧,连康的脸到底怎么回事?”她一说话,就一种兴师问罪的感觉。

"二姐,你还是别问了。"我好累,没有力气也没有勇气再想起昨天发生的那一切。

"你有什么难以启齿的?”她的眼神很严厉,似乎我是个犯罪嫌疑人。

夫妻俩的事情我还是想两个人关起门来说,别人不需要插手,我靠在长椅上,懒得再跟她解释什么:‘二姐,我们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,你也不了解。"

她站在我的面前,我估计她应该很生气,听说她二姐在他们家里是最能说的上话的一个人了,虽然她还没有成家,但只要她在,俨然是一家之主。

"那行,先报警,你跟我不说,跟北京的警察总会说了吧!”她作势要掏手机,我坐的稳稳地任她掏去,真的撕破脸皮了,丢脸的也不是我一个人。

柳京先沉不住气了,跳起来对二姐喊:”他的脸是他自己打的,雨也是他自己要淋的,至于他干嘛要自虐我告诉你,你听好了!”

"柳京。"我喊她。

"妃妃,你还护着他干什么,他都不要脸了,你还留着他的面子!‘’柳京脸都气红了:‘跟你说,你的好弟弟昨天在宾馆和一个女人鬼混,被妃妃抓了个现行,然后又在医院里打妃妃,又死缠烂打缠着妃妃忏悔,他脸上的是他自己打的!‘’

我真的不想再提起这件事,就算是他的家人,这也算一件丑事,何必外扬。

我看到二姐的脸一阵红一阵白,估计这个结果她没想到,她停了一会对我说:“你有什么证据?”

“哈?”柳京仰天大笑:"妃妃都抓到现行了,亲眼所见还要什么证据?难道拍下照片给你看?"

"连康不是那种人。"她斩钉截铁的,二姐的态度我真的始料不及,她这么相信连康,看我们的眼神仿佛我是一个大骗子。

"二姐,是真的,如果你真的不信你就去问连康吧!‘’我指指楼上。

“那是不可能的,我相信连康的人品?!?

我简直无语:‘’你要的答案我告诉你了,你又不信,难道你让我编一个?‘’

“你承认刚才是你编的了?”二姐的眼睛闪着光。

简直和她无法沟通,我真想把她丢在这里不管她,可是又不能真的那么做。

“柳京,你帮我上去看一下连康,我送二姐回家?!?

我送二姐回家,其实心里气的不行,我真是受够了,连康的出轨,他的家人,都让我无法忍受,我现在只想等连康出院了,好好解决和他的事情。

一路上我都没有跟二姐说话,本来和她们都不熟,我们对彼此的第一印象都不好。

车子开到一半的路程,坐在副驾驶的二姐突然伸手摸了摸我的肚子:“肚子这么大了,很辛苦吧!”她语气变得十分柔和,我有些接受不过来,闷闷地应了一声。

“妃妃,你刚才的做法有些欠妥,不管你和连康之间出了什么问题,毕竟是你们夫妻的事,不要给外人看笑话,所以你们还是得多沟通?!倍愕氖衷谖业亩亲由夏﹃?,苦口婆心的味道:“我不是不信你,我是给你留面子,以后的日子还是得你们自己过是不是?你也不想以后连康走出去让别人笑话他吧?”

我不吭声,全神贯注地开车,我自己的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办。

见我不理她,二姐也不再说话,我送她到门口,指了指院子门:“二姐,我家就是这里,他们都在里面,我就不送你进去了?!?

二姐却不急着下车,坐在副驾驶上看我:“男人偶尔逢场作戏,或者他在你这里压抑太久了是去释放,我觉得你想的太严重了?!?

二姐挺漂亮的,皮肤很白,瓜子脸,工作也好,却总也嫁不出去,我想我现在知道答案了,她的脑回路真的和一般人不一样。

“二姐,你结过婚吗?”我问她。

她的脸色立刻变了,我知道她没结过婚:“既然你没结过婚,你怎么知道你以后遇到老公出轨你会怎么做?也是像你说的那样无所谓吗?"我打开车门,不想再和她说话:“我还有事,你进去吧!”

她下车之后,我把车迅速开走,汗水顺着我的额头往下流,我觉得那不是我的汗,而是我的眼泪,从我的毛孔里争先恐后地往外钻。

连康好的很快,第三天就没有发烧了,做了一系列的检查都没什么问题,我打算让他早点出院。

因为婆婆一家第二天一大早就来了,挤在病房里拉家常能说一个早上,隔壁床的大哥大姐又被挤的没地方呆,我实在是不好意思。

几个侄子一直吵着去天安门玩,病房里热闹地像菜市场。

医生来查房,把我喊出去狠狠骂了一顿,我几乎无地自容。

所以第三天我就给连康办了出院手续。

算起来他们来了也有三天了,这几天我都在医院没有回家,不知道家里被他们折腾成什么样子了。

因为心情不好,我没打算带他们出去玩,寻思等他们走了就解决我和连康之间的事情。

连康这几天对我小心翼翼的,我不怎么跟他说话,我觉得他家人都能看得出来,可是没有一个人问。

回到家,打开门的一霎那,我还以为我走错地方了。

一壶阑珊醉荒年》上线了
在【欢心屋】这个微~信~公~众~号回复:14即可阅读全书章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关于我们

淮阳便民网是领先的新闻资讯平台,汇集美食文化、商旅生涯、综艺娱乐、生活百科、房产家居、国际资讯、等多方面权威信息

版权信息

淮阳便民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可复制本站镜像,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邮件举报!

22选5定号最准的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