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b157f"></var>
<cite id="b157f"></cite>
<cite id="b157f"><span id="b157f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57f"><video id="b157f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b157f"><strike id="b157f"><thead id="b157f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b157f"><video id="b157f"><menuitem id="b157f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b157f"></cite>
<var id="b157f"><strike id="b157f"><thead id="b157f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b157f"></cite><cite id="b157f"><video id="b157f"><menuitem id="b157f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b157f"><span id="b157f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b157f"><span id="b157f"><menuitem id="b157f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
经典小说《婚不由情》全文txt免费阅读

2019-09-25 13:56:43

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9月25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▲经典新书《婚不由情》已上线。
在【五号文学】个微~信~公~众~号回复:881,即可阅读全书章节
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。 

这肯定是个惩罚了,不但是惩罚,简直是虐待。

我承受了这辈子从未承受过的痛楚,等到席卿川从我的身体上爬起来之后,我的浑身像是被火车碾过一遍一样。

他背对着我穿衣服,充分展示他完美的肌肉线条。

然而,我坐在沙发上,只能用靠垫挡住自己的胸部。

我的衣服已经被他撕坏了,四分五裂地躺在地上张牙咧嘴。

他走到柜子前拿出一件衬衫扔在我的身上。

我立刻穿上,慌手慌脚地系纽扣。

可是,我没有裤子,我来的时候穿的是毛衣裙,从上到下就一件。

虽然席卿川的衬衣对我来说很大,但是也不能直接光着腿穿出去。

我勉强支撑着爬起来,浑身都在痛:“我没裤子?!?

他扭头看了我一眼,眼神中充满嫌弃:“等会我让宋秘书拿一条给你?!?

“我跟她的尺寸不一样,她的臀部比我大?!?

“你观察的挺仔细?!彼酆昧丝圩?,系好了领带,然后又套上了西装外套,人五人六的,仿佛刚才那个野兽一般的男人不是他。

他站在穿衣镜前整理自己的衣服,很用心地扣他的袖扣,他的袖扣很闪,在灯光下快要晃瞎了我的眼。

我莫名被凌辱,自然要问个清楚。

“所以说?!蔽因樗踉谏撤⑸?,用大衬衫包住自己的腿:“我是个同妻?”

他好看的脸映在镜子里,看不出喜怒。

席卿川不是个面瘫,除了面对我的时候,我有次看到他跟他的好兄弟聊天,笑的露出大白牙。

他不回答,我就当他是默认。

怪不得,我们结婚半年,他连眼皮都不夹我一下,感情他不喜欢女人。

可是,他今天为何这样对我?

还是,他跟柏宇的好事被我打断,他没得发泄就发泄到我的身上?

我的身边没有同性恋的朋友,所以我还是蛮感兴趣的。

“席卿川,像你们这种人,对女人也会有冲动么?”

“我们哪种人?”他终于搭我的腔了。

他很臭美,一个领带打了半天,都要系出花来了。

“我没有歧视的意思,只是好奇?!?

“你是说,我是同志?”他开恩瞟我一眼。

“不然呢?”

他忽然笑了:“怎么观察出来的?”

“柏宇都摸你的屁股了,还要我怎么观察?”

他向我走过来,两只手撑住沙发的椅背,居高临下地看着我。

我不由自主地往沙发里面缩了缩。

他的目光忽然停留在沙发的某一处,我追寻着他的目光。

沙发是米色布艺的,颜色很浅,上面有刚才被我弄脏的污渍。

我的脸红了,听到席卿川在说:“第一次?”

第一次很奇怪么?

我的手紧攥着衬衣的衣角,闷头不语。

这时,门被推开了,美艳女秘书的声音:“席先生,您看这衣服可以么?”

“放下?!毕浯ㄋ?。

然后女秘书关门出去,一条连衣裙丢在我的身上。

粉橘色的针织面料,很裹身,我不喜欢这种衣服。

我捧着衣服小声嘀咕:“不喜欢这个颜色?!?

“你找我干什么?”他压根不理我。

我这才想起我找他来的初衷:“奶奶住院了?!?

“奶奶怎么了?”他一秒钟变脸:“你怎么不早跟我说?”

“你给我机会说了么?”我也来不及挑剔衣服的颜色和款式了,拿着就往身上套。

席卿川抓起桌上的手机就大步流星地往外走,我穿上裙子跌跌撞撞地跟着他。

出门就遇到柏宇,席卿川低声跟他说着什么,我赶紧离的很远的站住。

席卿川说完了,扭头看我离他好大一截,很不爽地高声道:“我们身上有刺?”

何止是有刺,我晓得他们的秘密,还不远远地躲着?

柏宇回头看着我,他的脸顿时又红了。

他还真是一个爱脸红的大男生,哎,我发现现在长的好看的小哥哥很多都是同志。

这让天底下这么多的单身女青年可怎么活?

比如,让天天都在谈恋爱也天天都在失恋的乔薏大小姐情何以堪?

柏宇是席卿川的贴身助理,自然也跟着去医院。

我们同一辆车,我很自觉地去坐副驾驶,柏宇和席卿川坐后座。

席卿川的车是商务,俩人对坐,我偷偷从后视镜里瞄他们。

柏宇肤白貌美,就是典型的韩国花美男的那一趴,而席卿川的气质就比较复杂了,他的长相既不算柔美也不算粗狂,应该可用精致和隽逸来形容。

想当年,我和他订婚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我就在心里惊呼,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。

但是,结了婚之后我又惊呼,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难相处的人。

这么看来,俩人居然配一脸。

花美男配俊男,怎么看怎么养眼。

忽然,我的座位被人狠狠踢一脚,不用说是席卿川。

他刚好踢到了我的屁股,幸好座椅质量好,不然的话我的屁股就要痛死了。

他发现了我在偷瞄他们,很是恼火。

他真小气,我看两眼又怎么了?

我是撞破了他们的秘密,但是我也付出了代价啊。

我的第一次,居然交待给了办公室的沙发。

到了医院,席卿川匆匆忙忙地下车,把我和柏宇都丢在后面。

柏宇看到我,脸还是红的,会脸红的男孩子真的挺可爱的,我虽然惨为同妻,但是一点都不恨他。

反正我也不爱席卿川,席卿川也不爱我,我们俩的婚姻是怎么回事我们心里都清楚的很。

我和柏宇走在后面,席卿川走路很快,把我们扔的没影儿了,我和柏宇同搭一部电梯,只有我们两个。

我心中蓬勃的求知欲实在是按捺不住,便对侧脸对着我的小哥哥开口:“柏特助?!?

“您叫我柏宇好了?!彼⒖趟?。

“哦哦,”我点着头:“能问你一件事么?”

“嗯,您说?!彼糜欣衩?。

“我想问,你和席卿川,哪个是攻哪个是受?”

《婚不由情》 未完待续......
在【五号文学】这个微~信~公~众~号回复:881,即可阅读全书章节
读好书,爱生活。阅读越精彩,喜欢这本书的读者,欢迎留言互动哦 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关于我们

淮阳便民网是领先的新闻资讯平台,汇集美食文化、商旅生涯、综艺娱乐、生活百科、房产家居、国际资讯、等多方面权威信息

版权信息

淮阳便民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可复制本站镜像,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邮件举报!

22选5定号最准的方法